多少偷情多少爱十一

添加:08-01来源:人气:加载中


胜山洗了个澡,因运动过度,有点累,所以便睡着了。直到吃晚餐时才被东东
叫醒。来到饭厅,全部人己坐齐了,美丽的护士小姐美足也已坐在那等待。
胜山说:「不好意思,让各位美女等我。」
胜山故意坐在美足的面前,想一面吃饭一面看这位美丽的护士小姐。
人员到齐后,小惠喊开动,于是五个人便开始吃由东东及小茜所准备的晚餐。
吃饱饭后,大伙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胜山今晚所表现的举止动作,真是有如一位
绅士般,令美足留下了好印像。
约九点多,大伙各做各的事,而胜山也教了小惠一些英文。直到十点多,胜山
从小惠的书房走出来,在回到自己房间时经过了一间房间。从这房间里传来很有节
奏的音乐。胜山因好奇于是走了进去。
房间里,只见一位身材极好的女人在那对着落地镜跳着韵律舞。那圆翘挺实的
臀部,真是让人看了就想摸它一把。胜山从镜中见着那女人,原来是美足,胸部因
紧身的韵律服的关系,很容易就可以看见乳头。
胜山看得正起劲时,美足忽然停止跳舞,走到梳妆台前将音响关掉。这时她转
身过来向胜山打了个招唿。原来她从镜中见到胜山。
胜山见她满身大汗,香汗淋灕,胜山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满着女人的体香。胜山
真恨不得马上拥有这个女人,但这女人又给他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胜山开口说:「妳好,我是听到里面有音乐声,好奇之下才进来看,沒想到被
妳那优美的身段及舞姿所着迷,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该休息了,晚安。」胜山说
完不等美足开口转身便走出去了。
其实胜山是想赶快离开,因为他怕自已克制不住自已,因此才想赶快离开。还
有美足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使他更受不了,有好几次躺在床上忽然想冲过去。幸
好他还有理智,否则他早就冲过去了。不知不觉中胜山就睡着了,他如何克服自已
的性冲动他自己也不知。
美足今天要来之前收到一个包裹,她直到洗完澡时才想起。于是拿起包裹将它
拆开一看,真是让她脸红心跳。因为这包裹里有着一支假阳具及一卷录影带,她不
知这是谁恶作剧寄给她,但她看见那假阳具做得那么的逼真,真使她心跳不已。
她将录影带送入录放影机里,打开电视,她本想从这卷录影带里看看是否可以
看出是谁那么下流送这种东西给她。结果她愣住了,因为这支片竟然是一支A片,
她见里面的那个女的拿着一支假阳具在那手淫,而且表情非常的舒服。
美足深唿吸了一下,脸也开始红了,她心想:「沒想到那女人使用假阳具还能
得到高潮。」
这时她望着手中的假阳具,也有点心动,想要试试看,但又因道德心的关系,
而使她一直犹豫不决,这时片中的女人越叫越淫荡,越叫越舒服,使得美足再也忍
不住了。于是她打开假阳具的开关。啊!她一手拿着假阳具,一手摸着自己红热的
脸。因为那巨大的震动力,真使她不敢相信,也使她很想赶快试试看。
美足躺在床上,先将阳具放在自己的胸前,「啊!」她叫了一声,因为这假阳
具碰触到乳头,使她有如全身通电般。她真不敢相信人类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
出来。
她再将假阳具往下移,这时她自言自语:「我的下面怎么湿了,难道是刚才看
A片时流出的吗?」她将阳具隔着内裤抵着自己的阴户。
「啊……啊……好神奇啊……这么的棒……这是谁……啊……这……啊……这
么下流……哦……啊……哦……送这种……啊……唔……唔……送这种东西。」
美足第一次使用这种假阳具,她万万沒想到这东西竟能带给她如此大的震憾。
她忍不住了,于是将假阳具往内裤旁伸了进去,直接插进她的美穴里。
「啊……啊……好……好厉害啊……啊……哦……」
这时,胜山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因为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于是他坐了起
来,仔细听,果然有人在叫,而且叫得非常的淫荡。于是胜山循声而去,啊!是从
这个护士小姐房间里传来的。
「好啊!那三个女人要玩也沒有叫我,真是太不应该了,哼!看我待会会不会
给妳们爽。」
胜山轻轻的将门打开走了进去,再悄悄的走到床前,他只见美足一人,真是出
乎意料之外。他原以为是小惠她们三人进来给美足来个欢迎会,沒想到他所见的竟
是美足一人在床上手淫并放着A片。
美足穿着十分性感的睡衣,与其说穿睡衣,不如说沒穿,因为那睡衣是一件粉
红色透明的,美足那突起的乳头在胜山看来十分明显,胜山由此可知美足睡觉都是
不戴胸罩穿着透明的睡衣及用极少布料所制成的内裤。
因美足的房间灯火通明,所以胜山看得一目了然。胜山见美足那神祕地带插着
一根黑色的假阳具,这真是让胜山对这女人有了另一种认识。天底下有谁知道这是
误会啊!美足从来未曾做过这种事,而是因有人故意送这些玩意给美足,任谁看了
A片再加上这根,谁都会有股想试试看的心态。
胜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上床,一手往下伸,用指尖握着假阳具的顶端。
这时美足感觉床往下陷了下去,睁开眼睛一看。
美足吓了一跳,说:「啊!老师,你……你来做什么?」
这时胜山握着已停止滑动的假阳具,开始慢慢的滑动,继续美足停止的动作。
胜山慢慢的抽插着假阳具,然后说:「护士小姐,一个人玩多无聊,不如让我来陪
妳吧!」
原本美足还想说什么,但因假阳具在阴户里抽送着,使她又陷入兴奋状态。
胜山除了动着假阳具,嘴也隔着透明睡衣吸吮着美足的乳头。
「哦……不……不要……啊……啊……哦……」
美足轻轻的唲喃着,她不想让胜山来破坏她原本的事,但她沒想到胜山的爱抚
却是如此的舒爽。
胜山抓着美足的手去爱抚自己的阳具,说:「假阳具是死的,摸摸真人的东西
吧!」
美足已经完全被胜山征服了,套弄着胜山的阳具,她想试试真的和假的差別在
哪。她是有过性经验的,只是今晚不知为何,她已忘了以前作爱时的情形,她好像
是一个从未和真人作爱的情形一样,她渴望着。
胜山加快假阳具的抽送,美足的淫水不断的向外流出。
「啊……好……好棒……好美妙啊……啊……哦……」
美足不知不觉的迎合着假阳具抽送的动作,腰部不断的摇晃着。
「啊……不行了……啊……哦……要丢……要丢了……」
她好像整个人飞在天空中般的舒服,她从沒想到假阳具也能带给她如此般的威
力。她盡情的叫着,也不管什么是道德了,她现在要的是性、是高潮。这时她忽然
觉得自己好像躺在海面上,任由漂盪。她丢了,她不知要如何告诉自己现在所经歷
的是什么,她只觉得全身无力,连让手指动的力气都沒有。
胜山将假阳具丢在一旁,然后脱掉那沾满汗水的睡衣,整个人压在都是汗水的
身体,吻着美足,再用舌头去舔着美足身体的每一寸,一直到大腿根部,将美足那
扭转都可扭出水的内裤脱掉。
胜山见了自言自语说:「护士就是护士,连阴毛都修整的很整齐。」
胜山将嘴凑了上去,去舔那沾满了蜜汁的美穴。完全沒有一点黑色素成份的小
穴,舔起来味道真好,胜山吃得很高兴,含着阴唇吸吮着。他真想将这一个美妙的
东西给吞进去,于是他很用力的吸吮着。
「啊……哦……」美足已恢復知觉,一恢復又享受到性的冲击,因此发出了甜
美的浪叫声。
胜山见美足已醒了,于是换了个姿势,说:「也舔舔我的吧,我沒让护士小姐
舔过,而且妳们学护理的,因该知道男人性感带在那。」
美足见到胜山的鸡巴,真是吓了一跳,因为这是她见过最大的一个,沒想到竟
然有这般雄伟的鸡巴,她见了心跳得很厉害,因为她想等一下就要让这么大的东西
插入自己的洞里。她是即期待又怕受伤害啊!
美足将那火热热的龟头含在嘴里,舌头似乎被烫了一下马下吐出来。
美足越来越觉得这鸡巴伟大了,她万万沒想到,她会遇上有这种鸡巴的男人。
其实那是大力丸的关系,凡是男人吃了这种东西久而久之就会有如此雄伟的鸡巴。
这一切算是胜山在走桃花运吧!
胜山明白美足嘴小自己鸡巴大,所以他爬了起来,与美足接吻,然后分开她的
双腿说:「让妳试试真的吧,保证比那假的还要剌激。」说完便将鸡巴送了进去。
这一插,美足差点掉出眼泪,因为她性经验并不多,再加上胜山的比一般人粗
大。
「哎唷……好……好痛啊……哎唷……啊……痛啊……不要……我……我不要
了……啊……哎……哎唷……不要给……啊……哎唷……不要给你插了……啊……
快……快……拔出来啊……」
胜山一面抽送着,心想:「真是美穴啊,这么的紧……包着我好舒服啊……」
胜山那可能听了美足的话就离开美足的身体呢,胜山会不会怜香惜玉就要看心
情,有时女人喊痛他则会温柔的对侍,只可惜,今晚胜山想要美足想的快发疯了,
那可能就此停止。
不管美足的叫喊,胜山慢慢的加快速度想要以最快的时间得到满足。
美足虽然痛,但她也不是什么经验都沒有的人,她晓得有些男人一旦插入就不
会管女人是否会痛,所以她忍着痛,用心及身体去慢慢体会这个中滋味。
慢慢地她体会到了,她开始感觉到身体有点轻飘飘的感觉了,渐渐的痛楚的感
觉远离她了,得到的是无比的快感。 
「啊……好过瘾啊……啊……真美啊……好……好……雄伟啊……好极了……
哼……哼……嗯……嗯……啊……」
胜山知道美足已知道他鸡巴的伟大之处了,于是加快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太……太……太快了……啊……我……
我……啊啊……受不了了……不要啊……啊……啊……会丢……会丢啊……要尿出
了……啊……尿出了……啊……啊……尿出了……尿出了……我受不了……我受不
了了……啊……尿出了……」
胜山想到腹部有股热热的感觉,停止一切动作,低头一看。沒想到,美足高潮
来临时,除了丢精外还会尿出来,淫水和尿一起出来。这虽然髒,但却是女人高潮
最高境界。
胜山知道美足已无法再满足他了,于是他离开美足,想去找那三个女人其中一
个。他走出了美足的房间来到小惠的房间,因为小惠是离他最近的,于是胜山开了
小惠的门走了进去。
胜山已知道小惠房间的地形,所以他摸黑开了床头灯,见小惠全身一丝不挂,
平躺着睡。胜山见小惠那甜美的睡相,亲吻了她一下,然后说:「对不起小惠,美
足无法满足我,所以我只好来找妳了,但愿妳能满足我。」
胜山轻轻的分开小惠的双腿,用嘴去亲吻那呈一条缐的阴户。在胜山的吸吮之
下,小惠的美穴渐渐的绽放开来,那有如玫瑰花般的阴户渐渐的酥醒过来。也渐渐
的流出那因快感而分泌出的蜜汁。胜山再使用手指,想让阴户更加的湿润,好可容
纳他的鸡巴!
胜山见小惠的美穴完全绽放了,于是双腿跪着,对准阴户,鸡巴插了进去。这
时小惠感觉下部有种刺痛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看。
「啊……老师……你……啊……哦……哦……」
「小惠,对不起,老师睡不着,所以来找妳陪老师。」
「啊……老师……你……来吧……啊……哦……
最后小惠终于可以让胜山满足,胜山压着小惠,带着满足的笑容睡着了。
第二天他觉得很吵杂,于是睁开眼一看,原来是美足在替小惠量血压。整个屋
子里的女人都到齐了,她们对胜山的裸体已见怪不怪,所以刚才胜山大字开开的睡
并不会让她们感到脸红。反而这时胜山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赶快盖上被单。
三个女人都抱着肚子笑,只有美足微笑而已。三个女人都不知道美足昨晚已和
胜山有过关系了。直到下午三点时,大家脱光衣服在巧巧的灵前性交,这时才把美
足拉过来。之后美足才敢和其它女人一样和胜山开玩笑。
当晚胜山又和美足性交,这一次,美足一个人独战胜山,结果很令胜山满意,
这一战可说双方平手。
天亮,胜山离开美足的房间,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他然后做做运动准备等
吃完早餐后便离开。
回到繁荣的都市,胜山不知要去那才好,这时他想到了玲子,看看錶,这时他
的好友友良已在公司忙的晕头转向了,于是胜山开了车便来到玲子的家。
玲子是住在友良的家,而友良和胜山又是好友,所以彼此都将自己房子的钥匙
留给对方一付。自从玲子住进来后,胜山就不再使用钥匙开门直接进去了,而是按
门铃,他按了几下,等了半天都沒人来应门,他想玲子可能出去了,不如用钥匙开
门进去等。
开了门进去,胜山听到有女人在呻吟的声音,但这声音又不像是玲子的声音,
胜山心想:「友良也真是的,有玲子这么好的女人了,他还要背着玲子偷腥。」
胜山好奇之下于是偷偷走到那发出浪叫声的房间。
这是一间客房,胜山自言自语说:「这小子真聪明,知道偷腥不能在主卧房,
否则等玲子回来他还真不知要如何向玲子解释了。」
胜山想偷看的原因是:「玲子是那么的温柔漂亮,身材又好,真有比玲子好的
女人吗?」这便是胜山想偷看的原因。
当胜山轻轻打开门看时,那发出浪叫声的女人果然身材比玲子好,那对乳房有
如木瓜般的大,至少有四十吋的胸围,两腿修长,且是个西方美女。当双方换姿势
时,胜山才知道,那人并不是友良,而是玲子,这下胜山看得更清楚了,因为他见
到玲子和那洋妞下面插着一条双头的假阳具,由那洋妞主导,两人一直摇动着腰。
『与生俱来人中首,唯吾与天同齐寿,两脚踢翻尘世浪,一肩担盡古今愁』
胜山万万沒想到玲子有了友良及自己还不满足,竟然还搞同性恋,当真日本女
人都是这般淫荡。胜山本想参一脚,加入她们的阵容,但见她们那陶醉样,也就打
消念头出去了。
到7-11买了饮料喝,这时行动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的
声音,胜山仔细一听,原来是亚玲。
亚玲说:「胜山你在哪?我Call你,怎么都沒回呢?」
胜山说:「可能是我在山上比较收不到吧!找我有什么事?」
亚玲说:「沒事,只是想找你聊聊天。」
胜山明白,亚玲是忘不了那夜情,他自认凡和他上过床的女人,沒有一个不想
他的,但想他的是他的鸡巴,而不是他人。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胜山心想,自从和富美及巧巧认识后,她们都
会给自己零用钱花,自己现在仍有百来万元的存款,根本不需工作。但不工作后,
每天无所事事也感无聊,于是约了亚玲出来。
半个小时后,胜山开车来到亚玲家的楼下,亚玲早已在楼下等待了。胜山车未
停妥她就已来到车旁。等车停后她就直接开车门坐了进来。
她今天穿着和前时沒两样,今天穿着一件小可爱外加一件丝质透明衬杉及一件
超短的迷你裙。胜山沒想到亚玲小小年纪竟是如此的大瞻,反正胜山只认定她是砲
友,所以对于她的穿着根本不在乎,如果是自己的女友或老婆,一定打死她,每个
男人都是如此,喜欢看別的女人,但却不准別人看自己的女人。
胜山问亚玲要去那里,亚玲只是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胜山也不知要去那,想了想,又见亚玲穿得那么诱人,于是说:「不如到我家
去吧!」
亚玲说:「好啊!住你家也行,我已告诉我家人今晚不回去了。」
一路上好不热鬧,不久便回到胜山家了。
两人在路上买了吃的,于是一到胜山家两人就看着电视吃着东西,他们俩心知
肚明,等填饱肚子后要做什么事。他们俩心里都一直期待着,很想赶快一口气把全
部的东西都吃完,但越急反而越吃不完。
胜山说:「亚玲,不如妳就搬来这跟我同居吧,这房子就只有我一个人住。」
亚玲说:「可是上次来不是有人吗?」
胜山说:「那是我父母亲,他们北上来玩,但我也只有那晚见着他们而已,他
们一年难得北上一次。」
亚玲说:「那你不想他们吗?」说完亚玲又咬了一口比萨。
胜山喝了一口啤酒后又说:「想,当然想,但为了赚钱,不过我也是有回去看
看他们。至少现在混成这样,回老家他们也有面子。」
亚玲说:「好吧!那我就住下来喽!」
胜山说:「但我们可要有个协议。」
亚玲说:「什么!」
胜山说:「我并不一定每晚都会回来,因为我有工作要做,妳也可以,但不准
带朋友到这里来。」
亚玲心想:「那如果他真的晚上沒回来我不就无聊了,算了到时只好到外面去
了。」于是一口答应。
两人很奇怪,知道要同居后对于对方的身体已不再那么热衷想要了,于是亚玲
就四处参观一下胜山的房子,而胜山则看着电视。
两人坐在电视前看了两支录影带后已是八点多了,亚玲提议出去透透气,顺便
回去带些衣服回来。胜山就这样又带着亚玲回家,胜山原本想待在车上等亚玲,但
亚玲却要胜山陪她上去。
亚玲心想:「或许自己和胜山同居一段日子后会嫁给他。」因此让胜山上去让
家人看看他。但她却不知胜山要求她和自己同居只是想要有个排除寂寞及洩慾的工
具。
他们上了楼梯来到三楼,亚玲翻了翻皮包,翻了半天然后抬头向胜山扮了个么
脸说:「我又忘了带钥匙了。」于是亚玲按了门铃。
不久门开了,一个少妇开了门。亚玲叫了声嫂子后此又彼此介绍给对方认识。
这个少妇年约二十八、七岁,是亚玲大哥的妻子。亚玲可说是流氓世家,可惜大哥
在一次械斗时被砍死了,因此亚玲的大嫂自然成了寡妇。
胜山知道亚玲的大嫂是寡妇,也是两人进房后亚玲告诉胜山的。胜山这时又起
了邪念,他见那少妇虽然比自己大,但那皮肤看起来不会比亚玲这个十几岁的少女
差。一张苹果脸,身材标准虽称不上均匀,但也算是美女一个。
胜山借故上厕所走出亚玲的房间,见少妇独自一人坐在沙发看电视。双脚跨在
桌上,可能是因在自己家已习惯,忘了有外人在。
胜山刚好走出来,见到那裙底下的春光,一件白色有蕾丝的内裤露了出来。少
妇并未发觉自已洩底,依然保时同样的姿势坐着,不同的是向走来的胜山点了个头
打招唿。
胜山选了坐在少妇四十五度角角度的单人沙发,头虽向电视,但目光却斜视看
那少妇的裙下。那对丰满又性感的美腿,真是令人垂涎,更加深了胜山想要佔有这
少妇身体的慾念。
胜山看着那美腿及露出少许阴毛的内裤赞嘆不已,目光渐渐往上移,移到了胸
部,胜山有点失望,心想:「可惜啊!胸部略小了点,可能是死了丈夫,沒人爱抚
所以才会那么小,如果让我来给她爱抚,不消多久必定比去美容中心还要有效又省
钱。」
人都有种习惯,不管是熟人或陌生人,同处一室时,都会不经意的去注意那人
一下。这时少妇将目光从电视移到胜山这,见胜山在看自己,她感觉有种快感。女
人都喜欢让男人看,尤其是胜山这种眼光,可见自己还有吸引男人之处。
胜山心里又想:「这女人可能很久沒和男人作爱过了,皮肤虽然细嫩但欠缺着
一种光泽。」
此时两人目光相触,互相微笑又点了个头,那少妇才将眼光移到电视。但此时
这少妇有点坐不隐了,因为她感觉胜山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使得少妇混身不自在。
这时她忽然想起,自己穿着短裙,那……。她已不敢想那是什么情况了,马上将脚
放下,然后藉机离开。
胜山笑了笑,于是从胸前口袋拿出笔和笔记本,在笔记本写了几行字,撕了下
来,又折好那张纸,连同笔和笔记本放入口袋。
亚玲此时已整理好东西拿了出来,见胜山坐在那看电视,笑嘻嘻的说:「咦?
我大嫂沒在看电视啊!我们走吧。」
然后又高声大喊:「大嫂!我要出去了。」只听里面回了一声好。
胜山趁亚玲不注意,将刚写的纸条放在桌上然后再替亚玲拿行李。
少妇听见门关上的声音,于是走了出来,想整理一下桌子要去洗澡睡觉,在整
理时见到桌上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不禁脸红心跳。当晚少妇期待又惶恐,因为这
张宇条写着要约少妇明天中午到XX餐厅。少妇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去好呢还是
不去。
胜山开着车,心想:「她明天一定会去的,虽然我沒和她说话,但心意一定相
通,我想要什么她想要什么,都不必说明。其它的等明天再说了。
当晚两人相拥而睡,并沒有做任何事,因为他们知道,往后的日子还很长不必
急一时,不如先养精蓄锐,明天再来也不晚。
第二天一早,胜山还在睡梦中,忽然闻到一股香味,睁张眼睛一看,是亚玲端
着早餐来给胜山吃。
胜搔搔头说:「谢谢!我感觉我们好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啊,呵……呵……」
亚玲听了脸红心跳,心里有说不出的受用。
这早,胜山坐在沙发看着书,亚玲则整理房间,替胜山洗衣服,两人浑然像是
一对夫妇。接近中午时分,胜山告诉亚玲,要出去办事情,因此亚玲服侍着胜山宽
衣着衣。
胜山开着车来到约会的地点,看了看錶,早到了半个小时,于是叫了杯咖啡看
着手上报纸。虽然看着报纸,但胜山仍不时注意大门,是否那少妇会来。人来人往
的不断,胜山在那半个小时真是度日如年啊,就为了得到那少妇的身体。男人都好
色但像胜山那般却是少见啊!
时间已过了,胜山仍不见那少妇,这时他似乎有点失望,他不是对那少妇沒来
失望,而是失望原来还有人不被他那俊俏的面孔所吸引。于是胜山一口气将已冷掉
的咖啡喝光,然后结了帐便出去。
当他出去时,他见着了那少妇,原来那少妇不敢进去,所以一直在门口徘徊。
当她见着了胜山,想转身走开,却被胜山追了回来,胜山能言善道,于是拉着这位
美丽的少妇上车。
这少妇今天穿着一套洋装,看起来真是很端庄,两人又选了一家不错的餐厅用
餐,然后胜山就带着这少妇去逛街,这目的只是为了增加彼此的感情及让少妇失去
警觉心,胜山知道这女人是想偷吃又不敢,所以如果一开始就带她开房间一定会不
讨好,所以才会费那么大的功夫兜圈子。
胜山的举止行为令少妇心仪,渐渐的胜山牵她的手、搂着她,她都已不再反抗
了,况且她也许久沒有男人了,她也需要男人,如今有男人主动找她,高兴都来不
及呢,她感觉她又回到以前谈恋爱的时光。
时已近黄昏,两人开着车来到一个山区,胜山将车停了下来,少妇知道时刻已
到,紧张不已。
胜山望着她说:「妳好美。」说完便将唇凑了上去。
少妇也许是许久未嚐到这味道,胜山才吻着她,她已感觉她的下半身忽然痒了
起来,穿着的那件小内裤似乎感觉已被浸湿了。她沒想到自己是那么的兴奋,她真
是太久沒有男人了,自己的男人死了五年,这五年来她都沒再有其他男人,她瞻子
渐渐大了起来,她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这男人。
胜山感觉她混身发抖着,于是将放在她背后的手缩到前面抚摸着少妇的胸。
「啊……好久沒有这种感觉了,我都快忘记的感觉。」少妇心里想着。
胜山将自己放在少妇背后的一只手拉开了少妇洋装的拉鍊直到臀部。然后再将
少妇洋装上半身给剥下,一件白色的奶罩,胜山虽昨天己知这少妇胸不大,但今天
见了仍略感觉失望,沒想到才三十一吋多而已。
这是一件露肩前开的胸罩,胜山很轻易就将胸罩给脱掉。少妇这生只有过一个
男人,忽然坦露胸部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还是头一遭,当然,当胸罩被胜山脱
下,她急忙用双手去挡住。
胜山亲吻着少妇的脸颊说:「都已到了这个地步了,妳还害羞什么,来!打开
吧,我会让妳舒服的,这也是妳我今日约会的目的,就让我们盡情的享乐吧!」胜
山说完便去将少妇的手扳开,这时少妇自己感觉好像失去自我意识的能力了,完全
被这男人魔力般的操纵着。
胜山终于见到这奶子的真面目了,果然不大,一个手掌下去仍有空间,但奶头
是美丽的粉红色,可见这奶头涉世不深,让男人添的机会不是很多。
胜山吸吮着,少妇紧紧的抱着胜山的头,深怕这舒服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少
妇微微的发出满意的声音,她真的是好久沒有作爱了,沒想只舔奶头就带给她不小
的冲击。
胜山一面吸吮着少妇的奶头,一面将少妇的洋装全部脱下,胜山斜眼往去,少
妇下半身还有一件肉色的裤袜及一件白色但小件的内裤。
胜山为了盡早见到那神秘的地带,于是他的嘴离开了奶头,往胸部以下的地方
吻去,吻到肚脐时裤袜与内裤已同时被胜山退到膝盖,但因是坐着,且少妇又是双
腿紧闭,所以依稀只能见到些许的阴毛。
胜山顺手将车椅给推倒,使得少妇躺了下去,然后再一併将裤袜及内裤全部脱
下。少妇知道胜山要对自己最重要的地方攻击了,她还是有点害怕与害羞,因此紧
紧的夹住双腿。胜山轻轻的想要扳开双腿,但却扳不开,于是他改变攻势,去轻轻
摸少妇的大腿,那极富性感及满丰的大腿。少妇受不了这刺激,不知不觉的两双肌
肉紧绷的大腿忽然失去了力量,已有点微张了。
胜山知道少妇开始兴奋了,于是更加的努力去吻舔那大腿及侧臀。这时胜山已
完全见到少妇那未曾整理,杂乱无章的阴毛,胜山看了心里自言自语说:「这才是
女人原始的形状,长短不一。」
胜山见时机已经成熟,于是用力的将她大腿扳开,见到了那有些许黑色素的阴
户。阴唇已完全绽放了,好像在告诉胜山快进来快进来似的。椅埝已被淫水给浸湿
了,可见少妇所得到的快感是何其大啊!
少妇阴户的四周长满了少许的阴毛,且有新刮的痕迹,因为还留有些红斑,这
是刮阴毛时会留下的,可见这少妇自知自己的阴毛是何其的杂乱,但不知何原因只
有刮那部份而并未加以整理。
胜山的观察果然沒错,胜山用嘴去舔那美穴时,除了闻到了尿味及淫水的味道
外,还闻到一股男用刮鬍膏的味道,而这牌子的刮鬍膏是胜山长年来用的。
少妇从来未曾被人舔过那里,她觉得很羞耻,她开口说:「哪有人在舔这个地
方的。」
胜山抬头看着脸红的少妇说:「怎么,妳老公不曾这么做吗?这可是美味啊!
男人最喜欢吃女人这个地方了,妳老公真不知享受啊!而且女人这地方被吃,还会
很舒服呢,不信我吃给妳看。」胜山说完,又将头探了进去。
「啊……好痒啊……不要啊……」
因为胜山只是轻舔而已,所以少妇才感觉得痒,她认为胜山在骗她,哪里会舒
服。只是因为这部位沒洗,胜山一时还觉得这味道不好受,但胜山又想吃所以才轻
舔。后然见少妇只觉得痒,胜山只好提气舔了下去。
「啊……好……好……痒……啊……唔……唔……」
少妇这时觉得好舒服,不时的浪叫着,闭着眼睛想:「沒想到那里被舔竟是这
么的舒服啊,我总认为A片那些人这样做是那么的噁心骯髒,沒想到,啊,沒想到
我错了。」
胜山这时也发觉沒想到这种女人原始的味道,竟比清洗后的味道还要来得刺激
啊,虽然有股尿味及粪便味,但加上蜜汁味竟然成了人间少有的美味啊。啊!女人
啊女人,女人竟是这么的奇怪,难怪有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说法。
胜山越舔越爱这原始的味道,整个人沈醉在这美妙的味道中,而少妇也浸淫在
这有如掉入深渊的世界中。胜山不知舔了多久,他似乎忘了他的目的是什么,只是
忘情的舔着,好似舌头和这美穴已结合在一起似的。
直到听到旁边那山路有卡车和汽车擦身而过而勐按喇叭,才将胜山及少妇给惊
醒。这时胜山翻身到后面,然后少妇见胜山坐到后座,她将留在脚踝的内裤脱下,
也坐到后座去。
这时胜山将衣服及裤子全部脱掉了,握着自己那巨大的阳具套弄着说:「小亲
亲,来吧,换妳来吃我的吧!」
少妇这时想到A片的情节,她记起了A片里的女主角有去舔男主角的阳具那一
幕,她当时也很想舔老公的阳具看看,只是老公每次都爱抚几下就插了进去,跟本
都无法享受性爱的欢愉,更不用说去舔了。这时听胜山的要,求于是她深唿了一口
气,然后去舔胜山的大阳具,她一面舔着,一面回想A片女主角舔阳具的情节。
胜山见少妇好像是第一次,于是开口教着少妇,少妇也照着胜山的教法做。这
时少妇忽然明白为何A片的女主角每次和男人作爱时都要先舔那阳具,她万万沒想
到男人的阳具竟是这么的好吃,虽然有股不好受的味道,但吃起来却也是人间少有
的美味。
事实确是如此,女人在舔男人阳具时阴户也会不知不觉的流出淫水出来,且一
旦女人有舔过阳具的经验后,每次作爱都会想舔男人的东西,或者只要求舔阳具而
不要求作爱。这是笔者从以前所交往的女人中得到的经验。
评论加载中..
上一篇:山西大同姑娘 下一篇:淫乳开关13

本月热播视频